全国服务热线

010-53269736

主办单位:中华文化促进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行业动态

王石主席做客长江讲坛讲述《今注本二十四史》

来源:文促会 发布日期:2023-07-10 浏览次数:119

  

  “什么是二十四史,什么是今注本,什么是注,以及今注本的价值与意义何在?”7月7日上午,王石主席做客长江讲坛,回应广大文史学界、读书界的求知声音,为各领域的朋友们讲述《今注本二十四史》的前世今生,将这部疏通整理中国正史的巨著娓娓道来。

  湖北省文化和旅游厅各处室、厅直各单位领导干部、湖北省中华文化促进会相关人员和长江讲坛线上线下听众共计1.2万人参与了本次活动。

  讲座伊始,王石首先对二十四史进行了介绍。“二十四史”也称“正史”,是中国古代各朝撰写的二十四部纪传体史书的总称。“二十四史”共计3217卷,约3700万字,记述范围自传说中的黄帝开始,到明末崇祯皇帝止,涵盖我国古代政治、经济、军事、思想、文化、天文、地理等各方面的内容。

  王石说,虽然读过“二十四史”的人很少,通读的人更是寥寥无几,但知道这部书的人很多。在古代典籍里二十四史可能是知名度最高的。它只是《四库全书》的一部分,属于经史子集的“史部”,而史部也不是只有它。但它甚至比《四库全书》还有名。王石提到,观察“二十四史”,大略有两条线。一是《史记》到《明史》,是史著的线。二是“殿本”到“今注本”,即史学的线。

  王石介绍道,“二十四史”有五大文化特征。一是历史最长;二是易代修史;三是人文史观;四史文学典范;五是官修正史。他说:“二十四史沿袭司马迁开创的纪传体体例,记叙了五千七百多位历史人物的身影。这表现出古代史家以人为中心的书史视角。”他还说:“二十四史的作者使用文言文记史,字里行间显示出语言的精妙和平实、音节的韵律和节奏。”王石指出,编纂时选择“今注本”而没有选择“白话本”也是为了尊重作者,尊重文本的庄严。因为白话文的“二十四史”就不再是“二十四史”了,正如翻译成白话文的唐诗不能算是唐诗一样18世纪以今,国人全面编修二十四史,概有四次;即乾隆四年(1739)起始之“武英殿本”,“钦定二十四史”由此问世;民国时代(1936)商务印书馆张元济主持之“百衲本”;新中国(1958/1974)中华书局两次启动编修之“点校本”,以及经文化部(1994)批准立项,中华文化促进会主持编纂之《今注本二十四史》,简称“今注本”。

  王石从第一次编修讲起,穿插介绍了史书编纂过程中的种种知识,对比不同时期的“二十四史”版本,精评优劣。“武英殿本”盛世修书,目的在成书,继承传统而听命上意;“百衲本”以版本为主旨整理古籍,乱世中体现的极高学术价值更加可贵;“点校本”成书于新中国成立后,根据新的阅读习惯做了调整,重点在点校,在古籍的现代形式转化方面走出重要一步;“今注本”的主旨在注释,王石在这里着重介绍了“注”这一法门。

  据说最早的“注”,是注经,即指注释诗、书、礼、乐、易、春秋六经。要说对五经(《诗经》《尚书》《礼记》《周易》《春秋》)的注释,可追溯到汉代。加注的原因就是文章深奥,不能"望文生义"地阅读。就"注"这一行动,延伸出针对经的注释——传,如《左传》《公羊传》《谷梁传》;新注补充和修正旧注——笺,如《毛诗传笺》;对前人的注进行再注——疏、正义。还有诸如训诂、串讲、解、诠、述等的名目,都是为了解释和讲述古籍。随着时间发展,注逐渐具有了抒发自身见解的功能,有的观点还借此成为当时标准,如朱熹著作对科举考试的影响。

  “今注本”为什么要注史呢?王石讲述了裴松之和儿子裴骃的故事,点出了三个原因:一是史籍成书之后文辞深奥,不注释难于理解;二是史籍传抄流转的过程中极易出现文本谬误;三是史籍出于一家,各人见识有限,容易偏颇。王石说,“今注”是今人之注,今时之注。今注非同古注却大量引入古注,还广泛吸收了由古而今历代史家研究古代历史的丰厚成果,可以说是继往开来。第四次编纂在学术规模和价值意义上均超过了前三次,就有承前启后的发展之风。

  说文解字:“史,记事者也。”这里说的是史官,记事的人,后指历史。王石谈到,所谓历史,不仅是记录和编纂故事,中国智慧其实是历史经验的总结。清代史学家章学诚《文史通义》开篇第一句即“六经皆史也”。他说的“古人未尝离事而言理”,就是经出于史,理出于事的道理。“三百名家,二十八载,不计利禄,但知修史,前仆后继。”王石说,“今注本”也是“史家之绝唱”,“今注本”对中华历史的贡献就体现在那亿万余字中。王石希望大家从历史中汲取智慧和力量,通过文化自知和文化自觉,弘扬传播中华文献典籍,满怀文化自信讲好中国故事,推动中华文化的传承和推广。

  本次讲座由湖北省文化和旅游厅党组书记、厅长李述永主持。讲座最后,李厅长首先向以王石主席为代表的在《今注本二十四》编纂过程中付出艰辛劳动的史学家们表示敬意。李厅长从三个方面进行了全面总结。第一点,史学家身上的责任。李厅长说,以王石主席为代表的史学家们身上的这种责任和使命,为后人提供了优秀的、富有生命力的文化因子,进而促进我们汲取文化的营养,成为一个具有自主性的、独立人格的、真正意义上的中国人。第二点,做好创造性的转化。李厅长强调说,创造性转化要立足于根本,汲取其精华,用现代化的语言和手段来让它进入新时代人民群众的生活中去。比如说《儒释道600条》以及《今注本二十四》就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转化成果。第三点,讲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故事。从个人成长的层面讲,学习和传承文化就要追求我们自己的文化主体性和精神的独立性。最后她强调,只有以中华民族精神上的独立性和自主性为支撑,我们才能够自立于、自强于世界民族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