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

010-59856116

主办单位:中华文化促进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家庭教育专家赵忠心解读“家庭教育指导师”新职业发展

来源:中华文化领域人才培养综合服务平台 发布日期:2022-06-28 浏览次数:134

 中国青年网北京6月28日电(记者 李华锡)近日,人社部对家庭教育指导师等18个新职业信息进行公示,并拟将这一批新职业信息纳入新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这标志着家庭教育指导师将正式成为一门由人社部认定、国家认可的新职业。

  那么,目前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存在哪些问题?如何解决?应该由谁来组织开展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和考核?哪些人可以从事该职业?中国青年网记者专访了著名家庭教育专家、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前理事长赵忠心,对家庭教育指导师存在的问题进行解答,并对新职业发展提供建议。

 

  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存在哪些问题?该如何解决? 

  赵忠心认为,目前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问题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培训者水平低。由于我国高校开展家庭教育科学研究不足,学科建设不完善,导致从事家庭教育研究的专家、学者较少,能够有跨学科领域的专家更少。这就导致很多培训家庭教育指导师的教师水平不够,有可能误导学员。

  二是培训内容质量不足。家庭教育指导和服务需要教育学、心理学、社会学、人类学、伦理学、婚姻家庭等多学科的知识,很多培训只注重心理学常识的培训,不能全面认识到家庭教育的复杂性、家庭教育现状和存在的问题,更没有办法给出现各种问题的家庭进行指导。经过三五天的培训,就获得“家庭教育指导师”证书,会坑害家长和孩子。

  三是社会上家庭教育指导师招收、培训单位,没有资格审查,谁都可以组织培训,颁发证书;招收、培训对象没有门槛,没有任何履历、学历的要求,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培训质量难以得到保证。

  四是培训收费现象混乱。从高校到社会机构进行培训,收取培训费用没有统一标准。有的费用高,但培训质量低,参加培训的人员都觉得培训费用越高,就认定是“正规”的,导致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市场乱象横生。

  如何解决目前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乱象?针对于这一问题,赵忠心表示,要解决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中存在的乱象,就要培训、组建家庭教育指导师队伍,从长远看,高等学校要开设家庭教育学课程或开办家庭教育专业,特别是师范院校、教师进修院校、妇联干校等,更要重视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人才的问题。

  应该由谁组织开展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和考核? 

  “培训、建设家庭教育指导师队伍,最好由人社部门和教育部门一起开展。”赵忠心认为,人社部门负责职业认定和颁发证书,教育部门开展培训和考核。教育部门有家庭教育专家队伍,具备组织、调动、支配、管理的权力和能力,做培训、建设家庭教育指导师队伍,也很容易操作,能够得心应手;同时,教育部门是政府机构,有权力、有能力对社会上的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的乱象进行管理、整顿。

  为此,他建议人社部与教育部携起手来,委托教育部在高校或教育科研机构进行培训,培训时间应在一年以上;还要制定全国统一的家庭教育指导师培养目标、评价标准、课程门类、教学大纲,编写培训教材。

  家庭教育指导师主要培训哪些人从事该职业? 

  “培训、建设家庭教育指导师队伍,应该以高等师范院校学生、中小学和幼儿园教师为主力军。”赵忠心解释说,首先,师范院校学生毕业后多数从事教育教学工作,获得家庭教育指导师职业认证,有利于在工作岗位开展家庭教育服务和指导工作。

  他说,《家庭教育促进法》第一章第十条明确规定:国家鼓励和支持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及个人依法开展公益性的家庭教育服务活动。第三章第三十一条规定:家庭教育指导机构开展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活动,不得组织或变相组织营利性教育培训。

  赵忠心认为,《家庭教育促进法》明确了家庭教育指导的公益性质,不得搞营利活动。如果在社会上招收、培训那些闲散人员充当家庭教育指导师,既然作为一个职业,接受培训的人就指望能够自己养活自己,必须要有经济收入,从事家庭教育指导、服务工作必然是要收取费用,不可能做到“家庭教育指导的公益性”,再次增加青少年儿童家长的经济负担是不可避免的。

  而如果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对象主要是高等师范院校学生、中小学和幼儿园教师,有教育行政部门管理,就可以做到“不得组织或变相组织营利性教育培训”,保证家庭教育指导、服务工作的“公益性”,不会增加青少年儿童家长的经济负担。

  其次,指导、服务家庭教育,是中小学和幼儿园义不容辞的责任,不可推卸;教师是专业教育工作者,具备教育方面的理论知识素养,懂得教育;学校教育的教育和家庭教育是同一个教育对象,由教师指导、服务家庭教育,可以使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无缝对接”,相互配合,实施家庭、学校协同教育。

  “而且,由学校组织教师指导家庭教育,也体现了学校教育在国民教育体系中主导地位,能够充分发挥学校教育的主导作用。”赵忠心说。

  对于社会人士,他认为应设置相应的学历门槛,至少本科以上学历,正在从事或有教育工作经验者优先。“因为对于社会上学历较低、没有从事过教育工作、不具备教育经历和教育理论素养的人员,他们指导、服务家庭教育,很难做到‘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无缝对接’。”

  此外,对于家庭教育指导师新职业,赵忠心还提出了一点建议。他认为,家庭教育指导师中的“指导师”名称过于居高临下,建议参考“心理咨询师”名称,考虑改名为“家庭教育咨询师”。“咨询师就是家庭教育中出现了难以解决的问题和困惑,可以向家庭教育咨询师寻求帮助,家庭教育咨询师为咨询者提供咨询、分析和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