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

010-59856116

主办单位:中华文化促进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家庭教育指导师成为新职业,亟需走向专业化、规范化道路

来源:中华文化领域人才培养综合服务平台 发布日期:2022-06-30 浏览次数:229

  “旭民老师,谢谢您对我的陪伴和帮助,我感觉自己越来越有力量了。”高考刚刚过去,从事家庭教育咨询的谢旭民收到一条来自高考生的消息,在备考期间,是谢旭民帮助她走过了那段无助无力的时光。

  6月14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官网发布消息,对18个新职业信息进行公示,并拟将这一批新职业信息纳入新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在这些新职业中包括家庭教育指导师,经公示征求意见、修改完善后,将被正式纳入新版大典。

  什么是家庭教育指导师

  “我现在不会受别人影响,能专心做自己的事情,爸爸妈妈也慢慢理解我了。”在几次咨询之后,高三学生小赵(化名)对谢旭民说,自己感觉情绪以及与家人的关系,都在越来越好。

  谢旭民还记得,今年春节期间与小赵初次接触的场景,当时她电话中哭着表达对父母和家庭的不满。

  “这种情况一旦没有及时得到解决,很有可能会影响到孩子的认知、情绪、性格,甚至心理健康。”谢旭民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家庭环境对人的一生有着深远的影响,家庭成员的个性特征、生活习惯以及相互之间的互动都会影响孩子构建自己的心理模型,很多问题即使在与家庭的互动中没有表现出来,以后也会影响到他对待外面世界的思维和行为。

  小赵并不是谢旭民遇到的第一个情绪崩溃的中学生。“因为孩子们处于青春期的时候比较容易激动,有些在家庭中各种原因被压抑得久了,无法在对外关系中得到纾解,再加上孩子个性又比较强的话,当完全被情绪占据,就容易进入一种狂躁状态。”谢旭民介绍,此时孩子和父母无法沟通理解,往往需要家庭教育指导师的介入帮助。

  家庭教育指导师指的是从事家庭教育知识传授、家庭教育指导咨询、家庭教育活动组织等的人员。

  “简要地说,家庭教育指导师是能以科学的方法帮助父母做好家庭教育的专业工作者。”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首席专家、中国家庭教育学会副会长孙云晓对健康时报记者表示,家庭教育指导师最基本的工作就是引导父母们树立与时俱进的教育观念,掌握科学的教育方法,培育积极健康的心理、养成良好的生活方式,构建平等和谐的家庭关系。

  在那次交流中,谢旭民尝试让小赵的情绪先稳定下来慢慢讲述,得知她在家庭中经常被否定,处于压抑状态,同时经过聊天和专业测试,了解到她的负面情绪累积到一定的程度,内在向上力量明显不足,已经没有精力去做自己想做该做的事情了。

  于是,谢旭民教给小赵一些自我肯定的方法,如每天做至少一次自我肯定,“我今天做到了什么,这件事让我觉得自己挺棒的”,通过这样持续不断地自我肯定,会让人逐渐变得自信。

  小赵父母在与谢旭民沟通后,也开始尝试理解和肯定孩子,“尊重和理解是和谐关系的开始。”谢旭民表示,其实大部分家长都在用自己的想法去指挥孩子,孩子本身得不到认可,情绪会逐渐压抑,影响心情和家庭氛围。“把原先恶性循环的轨迹改变,同时将其转变为一个建设性的循环轨迹,这个转折点就在于父母对孩子的肯定,帮助孩子建立自信心。”谢旭民说。

  家庭教育需要一家人共同成长

  现在孩子的问题越来越多了。

  在谢旭民的记录中,不到一年时间她已经接触帮助100多例倍受困扰的家庭,包括逃学、沉迷网络、抑郁等等,而这些情况的根源都是家庭教育出了问题。

  在许多人的观念中,家庭教育就是父母实施对子女的教育,父母是教育者,任务是对子女提出要求,培养子女成人成才;父母是不需要学习、以自己已有的知识、经验储备就可以胜任的角色。

  “家庭教育特点在于个性化,不同的家庭有不同的问题。”孙云晓表示,当代父母面对的,包括单亲家庭、隔代教养、“丧偶式”教育等,很多都是他们从未经历过的问题,越来越复杂和紧迫。在这样的情况下,父母需要意识到,如何对待孩子本身,就是一种教育的导向。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时代的父母像今天这样需要学习,需要与孩子一起成长。

  从成长需求看,未成年人的成长不仅是社会发展的需求,也是个体成长的自然规律,有着必然性;父母学习、成长往往不再是社会的硬性要求,具有很大的可选择性。这也恰恰印证了倡导父母与子女共同成长的必要性。

  “谢老师,今天儿子打游戏输了之后大发脾气,我知道他只是在发泄,没有在针对谁”“今天儿子陪我去医院看病了”“我现在觉得轻松多了”……谢旭民在一次次的对话中,感受到了一位母亲的改变。

  这位母亲的儿子在初中时被诊断为抑郁症,辍学在家,每天沉迷游戏,动不动就说脏话。“和这位家长第一次接触,就能感受她满满的负能量。”谢旭民回忆,在那次沟通中,这位母亲一直在抱怨,而事实上,她在家庭中也经常闷闷不乐。

  “家庭好比孩子成长过程中的土壤,如果土壤生了病,那一定会对孩子有所影响。”谢旭民说,负向的家庭氛围让孩子感受到的就是闷闷不乐,在现实中得不到快乐,孩子自然会在游戏中去寻找,一旦被游戏的奖励机制吸引就会沉迷其中。

  听了建议后,这位母亲开始调整自己的心情和状态,并且积极反馈给谢旭民,让她帮助自己不断改进。一段时间后,她惊喜地发现,不仅自己的心态得到改善,儿子自身也开始逐渐脱离游戏,将精力投入到生活中,各个方面都在不断进步成长。

  “家长一旦把注意力从孩子转移到自己身上,此时家长自己成长了,也就具备或提升了家庭教育的能力。”谢旭民认为,家长不再过分关注,孩子就会有更多的时间和空间来自我发现及自我修正,能够得到真正的成长。

  其实,很多问题并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谢旭民表示,家庭教育一般都是多年积累下来的问题,家庭教育指导师只能给到一定的启发,需要家长和孩子通过这些启发找到方法,并运用到生活实践中,共同成长、逐渐改变。

  家庭教育指导师逐渐走向专业化、规范化

  比起家庭教育指导师,谢旭民更愿意被大家称为“家庭教育咨询师”。“我们主要的工作方式不是坐而论道,而是常常要进入到一个个家庭之中,看家长和孩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手把手教家长怎么把知识和方法应用到实践中。”谢旭民说。

  然而无论是咨询还是指导,家庭教育从来都不是一个冷门的话题,近些年更是得到了国家的高度重视。据国家统计局2020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0~14岁儿童有25338万人。今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促进法》正式实施。

  “教育是全社会的事情。”孙云晓说,健康成长需要家庭、学校、社会协同育人。很多家长把教育当作是学校的事情,往往忽视了父母的主体责任,更忽视了家庭教育是生活教育的特性。此次家庭教育指导师出现在了人社部拟发布的新职业名单中,说明我国家庭教育领域亟需更多专业科学的指导。

  在社会需求和政策推进下,家庭教育指导师逐渐受到关注,一个新兴职业正在酝酿,但距离形成普遍成熟的机制和体系尚有很长的路要走。

  今年“3.15”期间,据央视新闻调查,有自称考证报名机构工作人员称,家庭教育指导师发展前景特别好,且有政策来扶持,甚至有机构宣称,拥有所谓的家庭教育指导师证书,年收入可达15万至50万,甚至还注明无门槛入学,考证通过率高。然而,这个机构人员口中含金量极高的证书并不是人社部颁发的职业资格证书,只是某些网站或机构发放的培训证书。

  孙云晓提醒,目前市场上已经存在的形形色色的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都不是人社部指定的职业培训机构和培训内容,所获得的证书也不是职业资格证书。

  人社部官网消息中显示,成为新职业后,人社部将会同有关部门组织制定新职业标准,并指导培训机构依据国家职业标准开展培训。同时,积极稳妥推行社会化评价,对评价认定合格的人员,由评价机构按照有关规定颁发证书。

  家庭教育指导师会逐渐走向更加专业化、规范化的道路。孙云晓介绍,家庭教育指导师要承担起提高父母教育素养的使命,与此相关的专业知识如教育学、心理学和社会学等学科知识,都需要从事家庭教育指导的专业人员不断学习和掌握。

  “我可以做些什么,让家庭因为我而变得更加美好?我可以做些什么?可以让社会因为我而多一些美好?”谢旭民用实际行动解答着自己笔记本上的这句话,从开始接触了解家庭教育,到真正深入家庭提供帮助,谢旭民也在不断学习实践中得到新的经验和感悟,这种收获给她带来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孩子身上有一种特别强的生命力,非常吸引我。运用自己的知识和经验帮助他们快乐、健康地成长,是一件非常有意义和使命感的事情。”谢旭民说。

 

本文转自 |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 健康时报

图片来源 | 包图网

编辑:苏晨辉

初审:罗国钊

终审:李文意